展览  这是我的聚会,我想哭就哭  返回

这是我的聚会,我想哭就哭

2019/01/11 - 2019/02/02
参展艺术家:Audun Alvestad
展览作品

    展览介绍

    Audun Alvestad的作品充满了戏剧性和能量场域,具有一种独特的电影质感。他描绘的世界虽然是平淡的、私密的、家庭内部的日常生活,但从头至尾都有一种潜在的张力。欣赏他的作品,就像路过街边的一个窗口而无意中瞥到别人家的私生活。这种感觉很有意思,但同时也令人有种尴尬感,你想转回头再看看。Kristin Hjellegjerde画廊伦敦空间将呈现挪威籍画家Audun Alvestad的首次个展——“这是我的聚会,我想哭就哭”。

    Alvestad受到动画故事板(storyboard)和大卫·霍克尼作品的影响,其作品色彩丰富,动态细节颇多——厨房里水龙头哗哗直流、汽车引擎里冒烟、男人挥舞斧头,即使人物是坐着的,也会产生像刚刚做了某个动作或者发生了什么的感觉。比如,在一幅作品中,一个男子坐在扶手椅上,房间里都是植物,桌子上有一瓶酒、一个烟灰缸和两根掐灭的香烟。男子一只手摆出的手势有模棱两可的意味,我们会好奇他是想和画中没有出现的的人对话,还是表示顺从的意思。

    在他所有作品中,所有人物,不论男女,外貌都有共同之处——粉红色皮肤、棕色头发和矮胖的身形。这些人物更多的是具有原型意义,而不是个人,让观者自由地解读场景。在一幅作品中,一位男子像一位女子献花,乍一看,这似乎是一个浪漫的表白情境;但再一看房间内全是装有同样花束的花瓶,对比之下就略显苍白无力。他的作品在喜剧和悲剧之间摇摆,观者虽然不用对这些场景看得太过严肃,不过作品中表现的人性却是显而易见的。

    展览标题既可以看作是个俏皮话,也可看作是表达人倔强的秉性,抑或是天生的破坏欲,也再一次彰显了作品的潜在张力,以及人性中内在的矛盾性。Alvestad的作品确实会让人产生一种好奇、想去探寻的冲动。观者会主动地去寻找画中的线索,从而创造出超越布面上图像的新的含义。因此,我们不仅可以了解艺术家的创作过程,也成为了其创作过程的一部分、一种延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