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  “意”态万方:刘东瀛工笔花鸟画研究展  返回

“意”态万方:刘东瀛工笔花鸟画研究展

2019/03/06 - 2019/03/17
策展人:华天雪
学术主持:赵宝平
展览作品

    展览介绍

    工笔花鸟画在二十世纪得以极大发展,很大程度上借助于大倡科学、写实的文化背景和以西画训练为主导的学院教育。学院教育之于中国画,造型能力得以加强,是其利;中国画作为画种的特征逐渐弱化,是其弊。相权之下,弊大于利。

    每一个画种都有自己的语言,中国画的语言无疑是笔墨,在“造型”因素大大强于“笔墨”因素的当今画坛,工笔花鸟画走向“制作”或“制作+观念”,实属必然。

    谨严、工致当然是工笔花鸟画的特征,但若仅图其“貌”,不究其“质”,势必走入误区。谨严不等于刻、板、描,工致不等于细、密、繁,“工笔”不等于过分形似或只有形似。被中国画奉为圭臬的“骨法用笔”“气韵生动”,同样是工笔花鸟画的守则;以中锋用笔为主、笔笔包含起行收的“书法用笔”,也是工笔花鸟画的基本规矩。可惜这点门类的立身本分,于今已成陌生,不传者甚久矣。

    东瀛老师入读鲁迅美术学院时值该校建校第三年,一时人材济济,欣欣向荣,国画专业竟齐集北京中国画学研究会出身之赵梦朱、钟质夫、晏少翔、季观之等各科导师,四年附中加五年本科,不仅使她拥有一个足够从容的兼习中西的学习过程,还因诸位传统画家的传授得以亲炙“传统”,不能不说是幸运的。与西画学习根本不同的是,中国画的学习更需要“师徒授受”式的心手相传,这是一种全方位的领悟式学习。有没有这类根基恐怕是截然不同的。画到成熟,当技法不再是唯一衡量标准,扑面而来的“气息”就变得直击人心。东瀛老师的“气息”中,包孕着兼具中西的根基,生动的日常感和亲切感,甚至朴素、实在的为人,优雅,沉稳,不张扬,不取巧,不迎合,既非师辈的,亦非今天这个网络时代的——她只属于她的时代。

    东瀛老师还曾将其毕生于工笔花鸟之经验和心得撰述出版,从画史画论到具体的勾、渲、点、染、提、醒、积、冲等技法,从章法布局到创作示范再到“意趣为宗,达意抒情”的审美阐释,寓答疑解惑于深入浅出、循循善诱中,不负承前启后的教师职责。

    东瀛老师屡屡倡写“意”,或许,写“意”之于工笔画不太好理解。写意或可理解为两个层面,第一个技法层面是通常的认知;至于第二个层面,但凡好的中国画,均求概括、提炼甚至夸张后的生动传神,工笔画亦然,所写均应是“意”,所着意经营者绝非仅仅是“形”和事无巨细的一味堆叠,而是与写意画同理的虚实相应、松紧适度、枯润相衬、疾徐相托,是浓淡深浅间妙合自然,是疏落有致、艳雅古朴,是形、理、意三兼,是意完、兴适、情至……

    己亥之春,万物复苏。年逾八十的东瀛老师以其所作所著为今日工笔画坛提供了一个示范,一个借鉴,我们希望以“研究”的态度待之,方对得起中国画之世代传承。

    华天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