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  空境:凌慧作品展  返回

空境:凌慧作品展

2019/07/25 - 2019/08/04
策展人:贾方舟
参展艺术家:凌慧
展览作品

    展览介绍

    空境:凌慧作品展

    贾方舟

    这是一个别开生面的展览。凌慧通过几个系列的作品所营造的正是这样一个空阔辽远、单纯静谧的无 人之境。如苏轼所说的“空故纳万境”。这空寂无人的“万境”,凸显的正是一个“空”字,其实并非真的 无人,人作为感知自然、创造艺术的主体永远在场,只是被移除到画外。

    凌慧早期曾画过不少风景画,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她画“风景”都要在近景部分置入一个面对风景的“背影”或走进风景的人,以示主体的在场。但在不知不觉中,她笔下的风景出现了变化:人不再出场,剩下的只有山色、云雾、大海、蓝天,冰川等等,人融入了自然,溶化到广袤的天宇之中……画到此时,画家画的已经不再是一般意义上的“风景”而是一种“物我两忘”的“空境”。如果说“景”是一种可直观的自然之“象”,那么“境”则是一种“象外之象”(所谓“境生象外”);如果说“景”是处于视觉范围之内的“小象”,“境”则是不可直观的“无形”之“大象”(所谓“大象无形”)。茫茫天宇,无形无涯,当画家进入“精鹜八极”、“视通万里”的视野,方看到充满生气的山岳之大象、天地之大美。而对人类生存世界之外的广阔空间的美学观照,正是人类不断延伸的认知和审美能力的一种确证。

    但艺术家如何将自己对这样的“大象”与“大美”的空间感受体现在一张有限的画布之上?凌慧毅然放弃直接再现自然的传统思路,从三维进入到四维,通过“时间切片”的叠加、累积、解构和重组来展现一个当代艺术家全新的时空意识。在由近百幅作品组合的《时空之境》,集中地体现了她感悟和表达时空的方式。每一幅不同时间、不同空间中完成的作品,都是她称之为“色彩样本”的“时间切片”。而由这近百幅“时间切片”构成的大海,不再是通常意义上的大海,这些经过碎片化重组的“大海”,也不再是一种纯粹的空间表达,而是被时间切割后重新呈现出来的空间,如平铺开的棱镜镜像,它是不同时间中的空间组合,或曰不同空间中的时间错置。这样交错呈现在视觉中的时空,既扩展了我们既定的视界,也改变了我们的时空观念。

    早在孩童时代,凌慧就对洒满星星的太空充满好奇,有一天她终于神秘地对爸爸说出一个她的“惊人发现”:“月亮在跟着我走!”从此,对太空奥秘的好奇就像一颗萌动的种子滋生于她的心中。今天回过头来再看她儿时对夜空的惊奇发现,正是发生在她行走的时间过程之中,时空之间的相互依存和纠葛,终于构成凌慧艺术表达的出发点。特别是,当她面对风起云涌、乾旋坤转的无边天宇,不期然产生一种大气盘旋的宇宙感和生机活跃的生命感时,她实际上已经重返到中国绘画的美学源头——对“道”的观照之中。这样的宇宙宏观不仅使她的艺术在精神上做出新的超越,同时也在观念上和表现手段上做出新的探索。在茫茫天宇中体味宇宙的沧桑,历史的兴衰,生命的无常与人生的甘苦。

    历代诗人面对茫茫天宇的兴叹比比皆是,如屈原在《天问》中连续提出关于宇宙万物的一百七十多个问题,是世界上第一个如此深刻地对宇宙的起源、结构和演化发問的人。时至今日,我们又看到青年艺术家凌慧以一种全新的时空观念和艺术手法来表达她对时间与空间的感悟,对空寂辽远、无始无终的时空的向往、对茫茫宇宙的敬畏之情。

    人类总是在不断对外在世界的感知认识中反观自身,从而看到自身的有限性,使我们产生不断拓展这种“有限性”的欲望。在这个未知的领域,不仅有天文学家对新空间的不懈探知,还有艺术家“思接千载”、“心游万仞”的想象。他们的创造真正打动人的并不在于它标点出 “这是什么”,而在于作品本身所具有的视觉魅力。正如凌慧的系列作品所给予我们的丰富的空间想象,并在对自然的感悟中回到感悟着的主体自身。正是这些至大无外、神秘莫测、周流不息的天体天象,让我们意识到作为主体的人应该有的博大心胸和宇宙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