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  武小川:国与野  返回

武小川:国与野

-
策展人:凯伦·史密斯
参展艺术家:武小川
展览作品

    展览介绍

    OCAT西安馆非常荣幸于2021年夏季呈现艺术家武小川个展——《国与野》。展览以日本学者足立喜六对陕西西部地区各类文物遗迹的调研报告《长安史迹研究》为基础,武小川从当代的角度,用一种巧妙而直接的方式呈现了当时和当下的视觉对比。

    一百年前,人们相信照片和“真相”无异。因此,当冒险家和科学家们探索世界时,他们往往随身携带照相机,以便进行精确的科学研究。二十世纪前叶,一些外国摄影师开始游历中国,一片在他们眼中神秘而拥有灿烂古老文化的土地。日本学者足立喜六(1871-1949)就是他们中的一员。1906-1910年间,他任教于西安的陕西高等教育厅,并在业余时间实地考察了周边的历史遗迹,完成了对陕西西部地区极为详细的调研。他的“调研报告”包含了大量的照片,涵盖了周、秦、汉、唐时期的寺庙、石刻、碑文等各类文物遗迹。1933年,足立喜六在《长安史迹研究》一书中发表了自己的研究成果。

    和书中的描述性文字、图表和地图相比,照片并不令人印象深刻。对物体、结构和景色的取景都以实用为主。在足立喜六眼中,客观事实显然优先于美感。当时,科学事实是一切的准则。足立喜六希望他的照片能真实地记录他所看到的一切,因此他时常在石碑或雕像附近设置一个人,以通过比例突出它们巨大的体量。足立的考量并不影响照片的美学价值,因为这些景观、建筑和雄伟的雕塑本身就包含了一种内在美。

    2013年,在《长安史迹研究》出版80年后,以足立喜六一个世纪前记载的地点为指导,武小川教授在助手团队的协助下开启了一个概念性项目。通过对原始照片的自习研究,项目组掌握了每一处“遗迹”的现在位置,以及足立喜六拍摄时所处的具体位置。武小川教授将一组原始照片放大后印在菲林片上,以此为滤镜重新拍摄每一个“遗迹”。最终的照片使人产生困惑之感,因为其中的双重影像使观者无法完全理解这些照片的拍摄目的和方法。为什么这些场景中会出现奇怪的“影子”?柔和的色彩营造出怀旧的氛围。观者一面怀疑武小川的作品或许是一张旧照片的翻印,却又可以看到他的照片中包含了我们当代的元素。而一旦理解了这种叠加菲林的拍摄方法,照片中的一切都显得合理极了。这些照片成为了强有力的新型地方志。

    在叠加中,我们发现物体随着时间发生倾斜,有些甚至沉入地下。但总体看来,这里几乎看不到大规模的发展或变化。那些已经坍塌的建筑物形成了缺漏,而它们幽灵般的历史形象笼罩着当代景观,其中已无标记,只有空白。若非艺术家的介入将其揭示,这种缺失只会在我们匆匆的一瞥中被忽略。总体而言,经过了百年时间流逝与四十年改革开放,这片土地的变化之少简直让人称奇。在这帝王先祖安葬之地,历史似乎受到了保护。只有勇者,或是极愚蠢者,才敢掠夺这片土地。

    这些复合图像的鬼魅光环同时展现了人类存在的脆弱和人类精神的蛮勇。在展览中,这种双重性在艺术家对隐喻的运用中凸显了出来。这是一个陕西典型的农历六月,此时麦田在太阳的炙烤下刚刚转为金黄,丰收的时机已经成熟,人群因此聚集在田里劳作。今天,与百年之前,毫无二致。

    “国”, 指城市或首都,是村落或国家的特征。“野”,指定居点以外的土地,如野外或室外。这些领域以一系列同心圆的形式从住所、家族向更大的场所与社群延伸,构成了一种我们理解地理和社会结构的方式,一种涵盖了整个地区和以外天地的隐喻,一种每个人独有的、对内在自身和外在世界的体会。这种理解描述了陕西,即照片拍摄的地域,与内外两种状态之间持续的空间关系,以及和历史与当下的深沉呼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