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  “世界之窗” · 陈剑兵个展  返回

“世界之窗” · 陈剑兵个展

-
展览作品

    展览介绍

    2023年1月7日,“世界之窗” · 陈剑兵个展将于福州大学城文化艺术中心一岛之地呈现。本次展览由威狮国际艺术中心和一岛之地联合举办,特邀郑娜女士担任策展人。

    文/郑  娜

    当代漆艺,有着自身的文化形态与精神内涵。同时,它又在全球视觉文化实践中,独具地缘文化属性与质料工艺的特殊性,尚处价值判断和价格体系的建构过程。

    福建为中国近现代最具代表性的漆艺肇始之地,更是中国现当代漆艺创作的富集区。百多年来,闽地山海,云水之间,一条起伏绵延的漆脉始终隐匿其中。魏晋衣冠南渡,明朝河西穆斯林南迁、宋元文化在东南沿海沉淀传承,还有十九世纪末西学东渐之风,开福建民众现代性智识之先河。同时,也共构出庞杂多元的福建宗教文化、政治历史生态,以及东南山川文脉的百年气象。福建现当代漆艺,正滋生于此:传统礼俗犹在、东西文明交叠,隐性人文环境与生动的地理时空彼此交错。深厚的漆工艺业态与漆艺创作生态,在福州融合共生,由来已久。客观而言,中国漆艺的民间基础当以东南为胜,且自成体系而远播海内外,此为当代漆艺在福建发生发展奠定了可供深潜的人文基础和异军突起的可能。

    四十多年来,中国漆艺探索与中国水墨类似,在两种视觉表达体系中辗转并进:一是与传统文脉始终保持内在的连续性,其美学修辞与语言叙事通常与儒释道文化、博古图案、民间礼俗、东方经典文本等等的外化符号表征共构互涉;二是建立于传统西学体系下的现代漆艺创作,目前呈现的面貌多为具象抒情写实、民俗风情装饰、现代形式构成、意象与抽象表现互文的视觉传达,这一创作线路始于上世纪六十年代至今,经三代漆艺家努力,在漆艺民族化的道路上取得一定的成绩,但在当下的视觉文化语境与社会人文环境中,其创作手法、视觉体验、文本深度却难免显得单薄。更重要的是,较之现代主义阶段,全球当代艺术创作的思考路径、语言逻辑、艺术形态、文化指向、研究方法、技术革新、价值判断等,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因此,前者群体性的探索与当下艺术语言之间难免存在一定的错位与误读、差距与分歧。

    值得肯定的是,漆艺创作发端于近现代,其精神内核有着充沛的海洋精神与游牧气质。近年来,福建在地漆艺生态,涌现出笔者称之为“实验漆艺“的青年漆艺创作生态,并逐渐形成稳步推进的创作态势。这些青年漆艺家在积淀十多年后,于近两年开始陆续举办个展,以此宣告个人创作风格渐趋成熟。这代人更具国际视野,问题意识、生态观念、也积累了丰富的在地经验。更难为可贵的是,他们不否定、不拒绝、不割裂传统文脉给予当代艺术创作的养分与启示,补充及反思。

    陈剑兵漆艺创作正是这股新鲜血液中的经典案例。2022年,他在威狮当代艺术中心推出“髹饰录”当代漆艺展,现场作品分别由装置、影像、沉浸式体验、交感互动,以及铺天盖地的道符构成视域空间的异样体验。对他来说,历史的纵深感已渐行走远,传统文化与当下社会人文景观被压缩、并置于同一时空。艺术家不仅感受到漆作为质料实在的物之本体,更感受到被质料遮蔽与掩盖了的物之意义,并把它抽取出来,植入个体生命体验,用图像学、符号学等方法,赋予实在之物以文化意义与精神指向。在此场域中,漆,不再是凝固的,静止的、等待被塑造的对象,它与艺术家形成彼此流动的双向赋魅,具有材料自身生命指徵与精神意涵的存在之物。而“世界之窗“的意义正在于此,即艺术家、物及物性三者之间共构一张意义之网,并形成互渗的量子空间。我们注意到,漆,不再被自身材料所拘囿,它具备自由介入文化场域的功能与可能,这意味着,它同样具备挑衅与批判的能量与立场、态度与精神。它不再仅仅是物的介质,而是拥有强大精神的生命之物。

    “世界之窗“现场呈现的大型装置,以及密密麻麻的符箓似乎充斥着天地生灵的祈愿。这些大型装置,无一不在素漆层层包裹中,经受刀斧利器的劈砍,烈火灼烧的折磨,它们或是像被战火燃烧后的废墟现场,残败不堪的一扇扇窗户背后,已然失去生命的气息;或是像圣十字架,蒙尘暗哑的彩色玻璃失去往昔目眩神迷的光彩,天国的圣灵也不可能制造神迹拯救苦难……

    在信仰迷失的时代,艺术何尝不是最好的信仰,而艺术的信仰,追根揭底,便是关于人的信仰。人作为意识和精神的主体,在保持自主性、独立性时,需要思考的问题是:如何让万物能够共生在一个和谐的能量之场!谨此,我们以“世界之窗“的名义,致敬三年来人类所经历、正在经历,甚至将来还要经历的苦难、绝望与悲情中从未熄灭的希望。

    是为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