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  赵赵  返回

赵赵

-
策展人:崔灿灿
参展艺术家:赵赵
展览作品

    展览介绍

    2022年1月16日至4月3日,龙美术馆(西岸馆)将呈现艺术家赵赵的同名个展“赵赵”,由崔灿灿担任策展人,聚焦艺术家近几年最为重要的作品,包含绘画、雕塑、装置和器物等,这也是艺术家在上海的首个大型个展。

    展览中的作品最早来源于侏罗纪时代,距今已有一亿多年的光景;再近一些,便是新石器的石耜,最初的生产工具;之后便是文化期玉璧、隋唐的造像、宋代的瓷器、晚清的寿桃、现代的螺丝与耳机。在空间上,有纽约的天空、西域的文字、藏区的天梯、北京的星空,遍布世界各地的坚实的柏油路和柔软棉花。

    没有多少艺术家像赵赵这样,将这些纷杂的词汇,分属于不同时空的文明在作品中交汇。作为新一代艺术的代表性人物,赵赵把时空斗转的历史,正在上演的现实,推陈出新的潮流重新连接,打破难以逾越的边界,应用于当代艺术的创作中,创造出独一无二的艺术风格和工作方法。

    本次展览聚焦于艺术家近几年的创作,从中遴选出最为重要的几十件作品展出。展览将赵赵不同时期的颜色系列“绿色”“白色”“粉色”进行串联,将与西域文化有关的“西部三部曲”,不同城市展开的潮流文化项目重新整合,讲述了一个全新的故事,形成展览的主题“赵赵”。

    故事从“星空”开始,它是整场展览的时空写照,也是弥漫在所有作品中的闪烁夜空。由此,时空流转下的历史、现实与隐喻,皆成为艺术的形式,娓娓道来。

    三个展柜,回溯了赵赵创作思想的灵感与来源,来自于不同历史时期的器物与作品,成了我们观看艺术家思考轨迹的途径。自画像寓意这段旅程的开始,龙山的玉琮、涂满图腾的手臂、一秒画就的线条、一次车祸的撞击、徽宗偏爱的茶盏、化作羽人的梦想。不远处的“天梯”,又将历史视角引向古老藏区的生死观:俗世的梦想如何在信仰中释然?

    旅行中的赵赵,画下了不同城市的天空。天空下,现实的处境截然不同。伴随着工业文明崛起的棉花,在经历了种种变迁后,洗尽故事,只留下一片白茫茫的风景。棉花燃烧之后,留下黑色的图形,纪念碑式的方和圆,经由轻盈的棉花“蔓延”为形式的力量,像是宇宙间的黑洞,不断释放着全新的能量。

    在展厅的尽头,“弥留”成了故事的结尾。迷幻而又肃穆的铜片,犹如一场弥撒,将之前作品中的过往,转化为迷离的形式,将它所象征的只言片语推向更广阔的历史与现实。

    赵赵持之以恒的工作,犹如那块遗留了微生物的化石,偶然滴下的琥珀,成为艺术与历史结合的奥秘。只要我们想起,便宛如星空中明亮的月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