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  手眼何为Ⅱ:2017年陈平个人作品展  返回

手眼何为Ⅱ:2017年陈平个人作品展

2017/08/20 - 2017/09/10
参展艺术家:陈平
展览作品

    展览介绍

    陈平  个人简历  
    CURRICULUM  VITAE

    陈平,生于上海,浙江慈溪人,1982年毕业于上海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油画系,1983年任上海科技大学艺术教研室负责人,1986年至1993年任华东理工大学教授,与学界同仁一起,在陈敏恒校长领导下,创建工业设计系(即现今的艺术设计与传媒学院),并担任首任系主任  。此后相当时间内从事工业设计、品牌策划和文化创意等工作。2009年辞去思博美术设计学院院长后,专心从事美术创作至今。

    艺术年表CHRONOLOGIE  PROFESSIONEL

    1972年——1977年
    14岁即开始师从邹鸿民先生,从事美术创作,其中大部分作品被发表,代表作如《毛主席率领我们反潮流》(与金书华合作)、《光辉的历程》等

    1978年——1981年
    就读上海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油画系,师从孙树湛先生,毕业作品《黄河.1938》获奖并留校

    1982年——1985年
    《读书的老人和孩子》获华东五省三市青年美术作品展大奖
    上海科技大学艺术教研室,从事学术研究和绘画创作
    期间发表作品有《拉赫玛尼诺夫》、《窗前三少女》等油画作品

    1983年——1986年
    任上海科技大学艺术教研室负责人

    1986年——1992年
    任职华东理工大学副教授,期间创建工业设计系,并担任系主任

    1992年——2007年
    参与日本文部省新千叶地域文化发展企划研究
    曾任上海经济学会第三产业专业委员会副主任
    上海工业设计促进会常务理事
    日本千叶大学工业意匠学科非常勤教授
    上海大学当代企划中心总监
    澳门卫视广告创意中心主任

    2008年一一2009年
    出任上海思博美术设计学院院长

    2010年至今参展一览

    上海729画廊《写实与迁就——陈平个人作品展》
    代表作品《人体习作》、《朝圣者》、《正月初八》、《甘南少年》等

    上海红坊.圣菱画廊《手眼何为——陈平个人作品展》
    代表作品《画中画》、《苗女》、《汤家老宅》、《如皋小溪》、《旧城夕照》等

    应邀赴波兰参加Nowinski艺术大展
    代表作品《马厩里的叶梦》、《红色的梦》、《暮色徽州》、《人体》等

    北京保利同鼎轩陈平个人展,主要作品《风》、《人体》等

    上海梵高艺术馆《幡动——陈平个人作品展》,代表作品《月沼岸边》、《庭院深深》、《雪后宏村》、《呼伦贝尔》等

    上海翥云艺术馆《天马神女丨陈平个人作品展》,主要作品《天马神女》、《周瑛》、《老校长》、《阳光下》等

    上海梧桐美术馆《不忘初心丨上海画家迎春展》,主要作品《老舅》、《人体》等

    浙江湖州费新我美术馆《海派之源丨上海艺术家作品展》,主要作品《仲夏尼平河》、《双人体》、《1876.张之洞与淞沪铁路》等

    上海梧桐美术馆《不急丨上海艺术家作品展》,主要作品《人体》、《侯震》、《迷离》等。

    展览评论

    手眼为心---观陈平画有感
      
    曹星原
      
    陈平虽然在这个展览中修辞性地问“手眼何为?”但是看他的画,感到他的手眼是为写心、写境,而不是简单被动地模仿视网膜上的图像,因此他能更是清楚地看到“绘画死于崇高叙事的终结!”特别是他再次回到绘画的原因不是写实、不是叙事、更不是换取生存资源的压力,而是几十年前著名油画家朱乃正的作品给他留下的记忆一直深深地刻划在他的脑子里:“到北京王府井校尉胡同的中央美院,拜见朱老师。在一幢新楼里有间不大的工作室,三面墙裙上放满了微型风景画作品,有的原作甚至比我在美术杂志上看到的印刷品还要小。朱老师说在青海时常常独自徒步大漠深处写生创作,小幅面油画比较容易控制、携带。”这些小作品是朱乃正在困苦中、在冰峰下、在雪地里、在焦阳中寻觅出的心灵的寄托,不是简单的、习作意义上的写生作品。

    陈平笔下的人物,似乎是写实,细看,大多是一个想象的呈现;陈平把这种呈现称为是“写实与迁就”。从理论上看,真正意义上的写实是不存在的,我们面对的作品都是画家的手眼对大脑的迁就的结果。心里对此清楚的人,作品就会有明确清晰的境界,心里不清楚的人,包括那些强调跪拜自然为师的人的手眼也不可能不迁就大脑在把握和处理自然景观时所做的整合与修正。谁也画不出客观的景物,只能主观地画出自己对自然的理解。所以写实的过程中手眼只能迁就大脑的修养和主观趣向。

    米芾说画为心印;朱乃正力行境由心造。陈平的手眼迁就了他的主观思维,因此他的作品是借客观形态来表现主观意造、是境界的渲染不是客观的模仿。

    手眼于是成为他的心灵的外在延伸。
      
    2017年8月匆就于九龙山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