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  弗里达·卡罗:给自己化妆  返回

弗里达·卡罗:给自己化妆

2018/06/16 - 2018/11/04
展览作品

    展览介绍


    今年夏季,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V&A )将探究20世纪最重要的艺术家之一—弗里达·卡罗(生于1907年),是如何塑造自己的身份。“弗里达·卡罗:给自己化妆”是墨西哥之外首个展出卡罗衣服和贴身配饰的展览,这些物品与她的自画像和照片将同时呈现在观众面前,对于了解她跌宕起伏的人生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视角。

    我们和弗里达·卡罗美术馆密切合作, 将展出200多件她在Blue House的私人物品,包括卡罗的服装、信件、珠宝、化妆品、药物和医用束腰衣。这些物品由她的丈夫、壁画家迭戈·里维拉在1954年卡罗去世后收置于Blue House中,距发现时(2004年)已时隔50年。卡罗生前穿戴过的22件彩色Tehuana服饰、前哥伦比亚项链、精致的手绘束腰衣和义肢,都按照时间和风格顺序陈列出来,并和卡罗的电影、摄影作品放在一起展示,作为其人生故事的视觉叙述。

    卡罗的化妆品中有一支眉笔“黑檀木”(Ebony),仍然包装完好。她常用这支眉笔画她的标志性“一字眉”,也是其自画像的典型元素。还有她最爱的口红——露华浓(Revlon)的“Everything’s Rosy”色号,和红色指甲油。这些色彩鲜艳的化妆品在摄影师Nickolas Muray为卡罗拍摄的众多肖像作品中显得格外夺目。

    V&A博物馆时尚部门资深策展人、也是此次展览策展人之一Claire Wilcox说:“这个展览是一个反主流文化、女性主义的象征,让我们可以了解弗里达·卡罗如何构建她的身份。对于观众们来说也是个非常难得的机会,能看到这些从未离开过墨西哥的收藏品。”

    另一名策展人——Circe Henestrosa是新加坡拉萨尔艺术学院(LASALLE College of the Arts)时尚学院的院长。她说:“这次展览将会给观众提供近距离观看卡罗的私人物品,尤其是她的束腰衣,是她亲自装饰和绘画的。她在其艺术创作和风格打造方面都将束腰衣作为一个重要物品,几乎如同第二层皮肤。”

    展览将“重现”卡罗的家——坐落在墨西哥郊外科约阿坎区(Coyoacán)的Blue House。她在这里出生,也在这里落叶归根。观众会看到从她的童年时光到她与迭戈·里维拉的婚姻,还有她的德裔父亲Guillermo Kahlo留下的教堂建筑相片集,卡罗和里维拉的早期绘画和照片,以及他们的朋友圈,其中包括共产党领袖托洛茨基。

    卡罗在18岁时遭遇了一场九死一生的公交车车祸,导致她瘫痪在床,很长时间无法行动。于是,她用她的艺术和服饰来充实和丰富自己。在这段时间,画自画像成了她主要的创作源泉。她把罩蓬固定在床的四角,罩蓬上放着镜子。展览通过这些物品,如她的药物和矫正辅助工具,让观众更好地了解她的故事。卡罗生前有很多支撑性的紧身上衣和脊椎支架,这次展览中更多呈现的是她的束腰衣。她在这些束腰衣上画满了具有宗教意味和共产主义象征的图案,还有她不幸故事的悲伤画像。

    我们还将探究在墨西哥革命(1910-20)之后的时期,弗里达·卡罗的文化自豪感是如何产生的。她非常认同墨西哥的国家身份,对本国艺术和本土民族的传统都有极大兴趣。卡罗用其独特而引人注目的外表作为一种政治宣言,反映她的跨种族身份,以及对墨西哥国家身份的赤诚忠心。

    在上世纪20到30年代间,墨西哥是一片繁荣的自由乐土,吸引了很多国外的艺术家、作家、摄影师和纪录片制作人,这一时期被人称作“墨西哥文艺复兴”。爱德华·韦斯顿(Edward Weston)和蒂娜·莫多提(Tina Modotti)在上世纪20年代拍摄的当时服装、建筑和流行文化的照片,对墨西哥文化和其他国家对墨西哥的认知都产生了深刻影响。展览现场还有一面墙,展示卡罗和里维拉收藏的许愿品。这些由流行艺术绘制的许愿作品主要是锡制的,用来奉献给圣人或神以感谢实现奇迹。这些许愿品在卡罗的作品中也有体现。

    展出的服装饰品包括:长披巾(rebozo,墨西哥传统披巾),huipiles(方领刺绣上衣)和holane(长百褶裙),以及从前哥伦比亚翡翠珠子到现代银饰等珠宝。其中有一个亮点是一个蕾丝头饰,这种头饰是位于墨西哥南部的特万特佩克地峡地区的母系社会女性所佩戴的。该头饰和卡罗头戴该饰品的自画像陈列在一起。